• 浩瀚的戈壁
    发布时间:2017-08-30 浏览:1863   [ ] 视力保护色:

    浩瀚的戈壁

    作者:甘肃省区宋涛  



    上苍创造的大自然的败笔——戈壁沙漠,并非时时都是狂风肆虐,飞砂走石,张扬着一副狰狞可怖的面孔。在秋高气爽的日子里,犹如情窦初开的村姑插簪涂脂,以明丽妩媚的姿态示人,顿时有了种亲和力,让人忘却了它春日里的乖张暴戾。

    也许是今年秋天雨水多的缘故,横穿巴丹吉林戈壁边沿的黑色玉带似的柏油路,两旁远远近近流溢着荡人心弦的绿意,在廖廓的天际和悠忽的白云映衬下,大戈壁成了波涛涌动的浩淼大海。

    其实,把戈壁沙漠喻为大海并非今人的创意,在浩如烟海的辞赋里,古人始终把荒漠称其为瀚海。沧海演变成桑田,改变了地貌的形态,可一些地方像人头顶上的疤癞光秃秃的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上苍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,旷世用生命力顽强的沙生植物修饰着苍茫的戈壁沙漠。

    戈壁滩上星罗棋布的沙丘,大的状如王家的陵墓,小的酷似野魂的荒冢,上面生长着荆棘,银白枝干绽有质感肥硕的细小叶片。有意思的是这些匍匐生长着的荆棘,蔓生着的桠桠杈杈像一块块小儿用的绿色襁褓,把沙丘精细地包裹起来,生怕沙粒兴风作浪,祸害人类。那份柔情令破坏植被的人顿生愧意。

    更奇特的是这些披着绿色大氅的沙丘,在人们的视野里像大海漫卷的波涛,一浪逐着一浪奔向遥不可及的地平线,形成天水一色的蜃景。

    当然,绵延不亘的沙丘与逐波大海的浪涛还是有区别的。俗话说大海无风三尺浪。在浩瀚的大海里,蔚蓝色的海水叠起的层层浪花,如茫茫草原上滚动的羊群,在牧人的吆喝下颠颠地向前奔逐,咩咩之声充盈耳畔,仅缺乏尘埃翻滚的氛围和牧草芳香的气息。而且,那碧浪连天的情景,总给人一种掏心撕肺的惶憾。尤其是天幕四合,天地间漆黑一片时,耳边只听到船犁海水的哗哗声,刹那间一种生命坠落无底深渊的恐怖弥漫心头。


    戈壁沙漠远古是汪洋大海,随着地壳的裂变,海水消失后的海底显露出了桀骜不驯的刚性。可能是远祖遗传基因在起作用,抑或是种自然的属性,戈壁沙漠时不时暴跳如雷,让狂风扬起沙砾塑起波峰浪谷,模拟起了海浪滔天的雄姿,把那种怀旧的情结表现得既深沉且到位。并且在起起伏伏的大沙丘上,精雕细刻地镂上了水的波纹,惟妙惟肖的宛如层层涟漪,一波赶着一波悠然荡漾,让人感到了大自然柔肠绕指的情怀。

    不言而喻,戈壁滩上的绿色并不是一种格调,一种风情,呈现着多姿多灿的绚丽。

    在急驰的汽车上,突然会发现连绵的沙丘不见了,像农人划定的地界般的,代之而起的是一簇簇伞状般的骆驼草,且色泽不断转换,一地是红褐色,一地却又是翠绿色,把秋日的戈壁滩装扮得如诗如画。偶而所见放牧的数蜂骆驼,如游弋在大海里的扁舟,把苍穹衬托得典雅而又浪漫。

    不下雨的地方又当别论。骆驼草不但稀疏的如误了农时的庄稼,还像弃儿似的瘦骨嶙峋,瞅着心生凄楚。荆棘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,伶仃的枯枝上顶着几片委琐的黄叶,秋风掠过时发出凄厉的呼啸,有种惨不忍睹的栖惶。

    但是,沙生植物顽强的生命力,又不得不让人叹服。风沙折不断腰干,干旱摧不伤根脉,坦然面对大自然的轻视与冷漠,总以一种与世无争的君子风度,默守着天老地荒的寂寞。但是,它们又从不放弃对美的追求,一旦天上落下金贵的雨水,用严酷环境练就的发达根须,小儿吮吸奶水般地可着劲儿集纳甘露,然后舒枝展叶,把自己装扮得精神抖搂,向上苍展示原本的天姿与妩媚,把自然之壮美演绎得出神入化。更欣慰的是这些沙生植物通体透着一股磅礴气概,使江南的娇柔艳丽植物无以与伦比,成了原野上的伟丈夫。

    啊,秋天的大戈壁,廖寂与空旷让人遐思,蓬勃与生机催人奋进。 

    上一篇:半年营销会小记   下一篇:已经没有了!